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人物故事 > 正文

古玉文化里的玉雕家

时间:2013-09-10  浏览次数:2839  来源:中国雕刻网  出处:中国雕刻网
  苏州玉 
  2009年的早春,蒋喜集近三十年琢玉成果和治玉经验的专著《美石者》由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出版,开创了新一代苏州玉雕从业者出版玉雕著作的先河。鉴于此,他从“厚古”与“博今”的两大层面上,自筹资金,举办了“中国玉雕大师"苏帮"玉雕传人蒋喜玉雕精品全国巡展”,历时半年,先后在苏州、北京、郑州、乌鲁木齐、上海、杭州、南京等大城市展出,所到之处,好评如潮。
古玉文化里的玉雕家
  努力读懂古玉彰显古韵今风
  1981年,蒋喜进入苏州玉石雕刻厂,从此与玉雕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苏州玉石雕刻厂工作的那几年,他有幸接触到从商周到明清时期的众多古玉,心手相应的揣摩和仿制,使他深度触摸到古人琢磨切磋的工艺与技法,领略了其背后所蕴藏的立意与气韵,更重要的是使他逐步掌握了适合自身的学习和研究方法,为他日后的提升和发展打开了一扇攀登之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市场洗礼和磨砺,不仅使他见多识广,也使他从前人出版的古玉书籍之中找到了充实自己、提升自己的有效途径。本世纪以来,在很多琢玉人将眼光投向时兴的潮流,先后远离仿古玉雕的时候,他却依然将主要精力投向古玉,并在高古玉器的研究和演绎上屡有建树,实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中国古玉文化博大精深,尤其是高古玉器,形象浑厚大气、立意深奥幽玄、做工规章细致,不但有视觉上的震撼,更是思想和人文精神的体现。学习古人,绝不是一比一的模仿,只有在长期的学习和实践中,努力读懂古代玉雕的创意与设计,在古玉的文化元素、气息、符号、形态与形制之中注入当代的审美意识和审美要求,并运用古代的刀法结合现代工艺,才能演化出古韵今风兼具的作品。在这方面,蒋喜无疑作出了示范。他在不断探索和追求之中逐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特色。玉雕“翁仲”、“八刀蝉”,是汉代独具代表性的标志性作品,体现出“汉八刀”古朴、简洁、凝练、大气的神韵。运用“汉八刀”雕琢,不但需要合适的工具,更需要具备手眼的功夫和造诣。“汉八刀”主要靠线条彰显意蕴,使用的砣很大,下刀时要静心憋气,心、手、眼要配合协调。《美石三宝》中的玉翁仲、玉蝉就是其范例。它们在质地细腻、色泽润白的和田白玉籽料上,以被先人们神化了的祭祀拜神、护物保身的祥物玉蝉、玉翁仲、玉猪龙为题,以“汉八刀”的传统雕刻方法为技,精心雕琢而成,其圆润、朴实、简约、流畅,折射出厚重的传统文化的艺术魅力。
  如果说《美石三宝》更多地体现出古代刀法意蕴的运用,那么《望天吼》 则在吸收前人表现形式的基础上更多的在造型、纹饰和雕刻工艺方面加入了自己的理解,并通过提炼和优化突出了现代美感。作品描绘的辟邪兽呈昂首跨步状,其发须、翅膀及尾部均以流畅的线条表现,柔韧而富有动感,并特别强调了怒目圆睁、铁嘴利牙、弯背收腹的气势,腿部及脚爪雄健有力,舒张流畅而富有韵律感,张扬出瑞兽桀骜不驯、图强猛进的精神风貌和力与势的强健之美。
  因材依形施艺思维重于技巧  
  因材、依形施艺是玉雕技艺最显著的特征。苏州玉雕现多采用新疆和田白玉,此种材料质地细腻、油性、润性好,更适宜制作挂佩饰件和手把件。由于名贵,从业者大都依据原材的天然形体雕琢,因此,构思设计就显得分外重要。
  蒋喜认为,每一块玉都同时拥有美丽和不足,选择何种题材、如何构思设计,最终只能有一个方案最圆满。如考虑不周全,要么杂乱无章,无虚实之分;要么平淡无奇,毫无生机;要么僵直死板,缺少活泼灵动之感。从这个意义上说,设计构思是考量每一个玉雕创作者专业知识积累厚度与技艺造诣高低的试金石。
  有些玉石材料天然的奇特性更能体现设计构思的重要。譬如作品《藏》就是俏色巧雕的突出一例。这是一块黑白相间的和田籽料,看似玉料并不太好,但色彩对比十分强烈,呈偏平状的黑色玉被通体的白色玉所包裹。如何运用大自然的造化,通过巧妙的设计构思和精心雕琢,使它展现出不同寻常的艺术魅力。在考虑了多种设计方案后,最终他将该玉料的黑色部分刻画为古代的玉壁,白色部分则雕琢成皑皑白雪。玉璧寓意美好、圣洁、珍贵,它深藏于千万年的冰雪之中,闪耀着迷人而神圣的光华。虽寥寥数笔,却显现出形象、简约、流畅的美感,更以冰清玉洁的纯净诠释出古玉文化含蓄而深藏不露的魅力,给人以丰富的想象。
  突出作品创意构思,在古今审美的共同点上提炼并寻找突破,也是蒋喜矢志不渝的追求。他认为,创新就要在努力感悟古今共通的审美艺术基础上,以丰富的玉雕语言去演绎传统文化和精神力量的强大。为此,他不断地在实践中去尝试突破,力图有所超越。《碧玉薄胎茶具》是他的尝试,也可以说是他的超越。《碧玉薄胎茶具》以青中透绿,色质纯正的青海青玉为材,以中国古代茶具中最为经典的“斗笠形”为器型,以源于古代龙泉青瓷,并广泛应用于江南园林和中国古典家具中的经典纹样“冰裂纹”为装饰,在简约庄重、匀净质朴、清新文雅中阐述了苏州玉雕精致、灵巧、柔美的传统特色。不需品茗,其茶香玉韵也会使人陶醉。
  师古人师造化功夫在事外 
  自新石器时代以来,苏州地域已经有了五千多年的琢玉历史,其中既有纵向的延续和发展,又有横向的借鉴与影响。特别是明代以来,苏州玉雕取得了很大发展。历史的深厚积淀也为后世留下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宝库,使当代的苏州玉雕能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攀登新的高峰。
  师古人与师造化是一切从事艺术工作者的必然选择,积极地吸收和借鉴古代玉雕的精萃,有筛选地吸收,有批判地继承,并将它们融化在当代玉雕的创作实践之中,这是玉雕工作者成熟、成才的重要途径之一。“如欲脱俗气、洗浮气、除匠气,第一是读书,第二是多读书,第三是须有系统、有选择地读书”,功夫全在事外。在向古人学习、修炼自身,提升创作创新能力方面蒋喜无疑走在了玉雕群体的前列。他几乎每时每刻都不放过有关玉器的各种知识和信息的汲取,厚积薄发,不断取得了新的突破和新的建树。
  中国画崇尚“线”的艺术,它反映了中华民族清逸、内敛、庄重、典雅的内在气质。中国古代玉雕在中国画中吸收养料,在线条的运用上可谓游刃有余。战国及西汉时期大量运用的“游丝毛雕”是线的艺术,刻画的线条不但深浅、相间一致,而且曲直流畅,刚柔相济。它要求操作者匀呼吸,静思想,一气呵成。然而,由于多种原因,这种刀法已经很少在当代玉雕上使用。蒋喜以独特的视角发现和挖掘了“游丝毛雕”的刀法,并不断在创作实践中不断尝试和运用,取得了妙“线”生辉的特殊效果。
  汉代的镂空技术和“拉丝工”也是古代的著名刀法,它是在打孔以后用铁丝弓蘸着金刚砂拉出来的。如不了解它的工艺过程,要想在两线的镂空空间相交处下刀,即使用“尖针”做,也不容易做得好。《仿西汉龙纹鸡心佩》 就是运用这样的技法雕琢出来的。作品以一条游龙从鸡心形器中左右穿插,似行云流水,器面呈弧形,颇具立体感。正面浮雕“丁”字纹连续展开,背面以两汉风格的象形“铺首”表现,具西汉巫神特色; 镂雕精湛细微,阴刻宛若游丝,天然皮色,古趣盈然。
  善于学习、总结、梳理和归纳前人的表现方法和表现技巧,并形成自己的风格特色也是蒋喜的突出之处。反映在龙凤对牌的变化和组合上更凸显出古韵今风的融合。他所设计制作的龙凤对牌系列作品在形式和内容上不断推存出新,以生动多变的龙凤形象,丰富多彩的装饰元素,新颖高雅的格调演绎出不同的特色和风貌,受到众多客户的青睐。例如龙凤对牌“比翼”,以成双的蝴蝶为主体、并与香草、卷子头图案和江南古建筑中的古砖瓦巧妙组合,表现出彩蝶在同一屋檐下翩翩起舞的意境,淋漓精致地张扬出永结同心的永恒主题。
  正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勤奋和持之有恒,使蒋喜在古玉研究和仿古玉雕领域里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他是从古玉文化领域里走出来的中国玉雕大师,这从他的玉雕专著《美石者》中可以找到较为完整的答案。
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全部收集于互联网仅供交流学习,如果我们的信息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进行处理